追蹤
旅行與生活隨寫
關於部落格
紐西蘭.阿拉斯加極光.Katami看熊.挪威.瑞典.蒙大拿.日本雪猴.櫻花.加拿大邱吉爾看北極熊.西藏阿里.金色阿拉斯加極北直驅......
  • 193250

    累積人氣

  • 15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2007年11月3日--平溪行

2007/10/01  永和--媽祖田--永和(夜騎)

2007/10/02  永和--媽祖田--永和(夜騎)

2007/10/20  永和--媽祖田--永和  遇見2個勸敗惡魔
   
2007/10/22  永和(2000)--城林橋--鶯歌(2130)--新海橋--永和(2330)(夜騎)

2007/10/24  永和(2030)--城林橋(2115)--永和(2215)(夜騎)

2007/10/26  永和--華中橋--社子島--華中橋--永和

2007/11/03  永和(0745)--福和橋--木柵路--動物園--106縣道--永定不知名橋餵魚--菁桐火車站(1100)--十分--106縣道70KM處折返--十分火車站--北43道(往東勢格,因雨勢漸大,折返106縣道)--原路回永和(1550)

    今年總共去了平溪6次,2次看螢火蟲,3次辦活動,放天燈,都是搭車去的,第6次決定騎自行車。
    平溪鄉是一個自然、人文資源相當豐富的地方,除了知名的十分寮瀑布、五分山、螢火蟲生態、天燈、鐵道、煤礦文化之外,還有許許多多的人物、故事讓人去發掘。


    10月份事情太多了,所以原來預定的平溪行,到11月3日方成行。
    早上7點45分整裝完畢從家裡出發。


我的彈弓手背包,幾乎已經變成自行車背包了,看我帶了些什麼東西出門:由左至右,由上而下,LED頭燈、高熱量零食(77乳加巧克力、蘇打餅乾)、全麥麵包、垃圾袋雨衣、外套(黑色那一大坨)、皮包、橘子、香蕉。這是背包下層,另外上曾還放長褲、鑰匙、手機,再加上手上的數位相機,有時候還會帶DV或單眼相機出門。

   
    沿新店溪河濱自行車道向上走,過福和橋,接景美溪向上至景美橋,自行車道目前只到此,接木柵路往動物園方向前進。


福和橋下的朝市,人潮洶湧,熱鬧非凡



貓空纜車可能是通車後一直問題重重,所以曝光率超高,已經成為台北重要景點,早上8點多路上停了一大堆遊覽車,遊客也已經大排長龍,想體驗一下「到底哪裡有問題」




焚化爐的長頸鹿煙囪式動物園最醒目地標

    
    過了動物園,遇到一折疊車隊同方向前進。沿106縣道前進,首先進入深坑鄉,路經深坑最有名的老街,可能因為時間尚早,店家幾乎都還沒開,有開的也還在準備階段。不作停留,繼續前進。


矗立在深坑路邊的奇怪 不知用途的塔(或者是窯),等待高人提點。上面那張長頸鹿煙囪和這張塔跟「陽物崇拜」不知道有沒有關聯?


    到106縣道與北47分岔路口,便已經進入石碇鄉了,從北47進入便是石碇「市區」,可接北宜公路。繼續沿104縣道前進,途中會經過永定國小,這間不起眼的小學,校內有一棵很特別的油桐花,4、5月時整棵束會開滿油桐花,變成白色的,特別推薦一下。




   
小折車友路上玩自拍。這些褶疊車都是KHS的,每台都比我的Yukon貴「ㄏ一ㄣˇ  ㄉㄡ」的啦。這張本來是要照被颱風摧殘過後岌岌可危的建築物,恰巧車有經過就入鏡啦!


    到了一個有「恐龍」的地方,看到一位老兄站在小橋上,不斷向溪裡丟擲麵包,好奇往前搭訕,原來他是在「餵魚」,是真的在「餵魚」,他說他並不住在附近,但是常利用放假騎機車道這裡餵魚,有點難理解的是來吃麵包的魚不是溪裡常見小魚,像溪哥,而是看起來像是鯉魚那一類的中型魚(因為橋面距離溪面快10公尺,看不清楚),到底這些魚從何而來,令人百思不解。這裡餵魚就好像在公園用魚飼料為魚一樣,丟下飼料,魚就從四面八方聚攏過來搶食,拋下麵包,溪裡的魚也會聚攏搶食,挺有趣的。當下拿出一片全麥吐司麵包跟著餵食。


溪對面的恐龍,通往恐龍的橋可以餵魚    






    路上還發現一個超有趣的仙石府「機會之神劉海蟾祖師金言錄」,雖然我不知道這個仙石府為何而開,也不清楚這位「機會之神」何許人也,這篇「金言錄」也是不怎麼有邏輯,但其中有一段他所謂的真理來看,他應該是個十足的「存在主義」者吧。如果路過可以稍作停留看看這篇金言,這個仙石府就在赫赫有名的「姑娘廟」對面。


再加上一句「吃進肚裡好,不如身體好最好」



    過了大湖格隧道便進入平溪鄉了,之前幾乎都是緩緩緩坡,或者不該稱為「坡」吧!從隧道之後坡度才開始變陡。
   

大格湖隧道,迎面有不少車友下山



在一坑橋口的楓林小徑,蘇小姐的老家應該就在這裡面,曾經去那裡看過一次螢火蟲


    走走停停,所以速度有些慢,過了薯榔村,開始下起毛毛雨,前進和回頭兩個意念交戰過後,結果是前進戰勝回頭,繼續向前開跋。沒多久便抵達菁桐村,先到「鐵路咖啡」照個鳥瞰圖,再進入菁桐車站。
    菁桐是平溪線火車的終點站,也是目前台灣所剩無幾的木造火車站,曾因煤礦發達而興盛一時,甚至還有兒童樂園,亦因煤礦沒落而蕭條,目前人口僅約最盛時期十分之一。現在菁桐仍保有許多礦產時期的遺址,重要的史蹟建築有太子賓館、菁桐火車站、洗煤場等,鐵道與煤礦文化已成為地方觀光發展之特色,還設有菁銅礦業館,免費參觀。因僅週休二日時才有大量人潮湧入,當地商家戲稱他們是「週休五日」,所以如果想要體驗當地的悠閒,避開假日應該是比較好的選擇。因風景好、氣氛佳,菁桐也成為婚紗外拍的勝地。
    這裡要介紹的是三種當地已經逐漸讓人淡忘的植物以及一個很特別的人和他開的麵包店,這些都可以在火車站附近找到。
    大菁、菁桐以及薯榔是以往當地頗為普遍被利用的植物,「大菁」,又稱為「山藍」或「馬蘭」,是18世紀時引進台灣的一種經濟作物,為早期台灣藍染產業所栽植生產的藍染植物之一,早期台灣的先民把完成後的藍靛用船運送到大陸販賣,在清咸豐年間,台灣的藍靛外銷產量曾高居第3位,僅次於米、煤,而到了日治初期,由於人工合成染料的進步,就取代了這項昔日重要的藍染產業,山區的大青逐漸被砍除,藍染產業也就走進歷史。
    菁銅樹和「菁桐」地名由來有關,菁桐,一說是在乾隆年間由泉州人李大青率先開墾的地區;也有另一說法是以往此地多為野生菁桐樹,因以為名。還另外有人認為「菁桐」是「大菁」和「油桐」兩種職務的合稱。
    106縣道從石碇進入平溪,在快到菁桐前,可以在路旁看見「薯榔村」的路標,該村地名由來為早期薯榔村的先民,在這裡種植薯榔作為經濟作物,為了工作方便,先民在此地搭建薯榔寮作為臨時的住所。薯榔寮越建越多之後,逐漸發展成為一個村落,村名便以薯榔命名。薯榔塊莖含有單寧,常用作魚網、網繩、帆布及一般織物之染料,除漢民族大量使用之外,台灣本島各族原住民也多以薯榔染苧麻紗線,染成的紗線多呈紅褐色,然後再和青、黃、黑等色線交織成各式各樣的服飾,傳統原住民服飾色彩的華麗斑爛,多與薯榔染色後色質的優美息息相關。



在火車站旁郵筒對面的「大菁」盆栽    

    

菁桐火車站某家麵店懸掛的「薯榔」



菁桐國小栽種的一排(8棵)菁桐樹



    「巧門西點麵包店」位於菁桐火車站對面,是平溪鄉唯一的麵包店,老闆黃先生本來在松山開麵包店,2004年有感於家鄉無麵包店,為了服務鄉親,響應老街再造,年輕人回鄉創業的精神,決定回到菁桐和鄉親一起打拼,精神可嘉。黃老闆全家都很親切,除了本業之外,還致力於社區營造的推動,當初第一次到菁桐,有緣與黃老闆夫妻暢談,對菁桐留下深刻印象,所以後來經過都會繞進去拜訪一下,這次當然不例外,每次都可以從老闆那裡得到新訊息,以及私房景點,這次老闆建議可以到「雷達站」看看,但不很建議騎單車上去,因為之字型上升陡坡,挑戰性很高。另外告知可以從東勢格(北43)可以通坪林,也可以從永定出來。
   
「巧門西點麵包店」裡面充滿資訊,老闆黃先生(圖中的胖胖男士),致力於社區營造的推動,為人親切熱情,如果想對當地人文風土進一步了解,可以找他談談,順便「交觀」一下。


    離開菁桐,沿著鐵道旁的路前行,可以直達平溪老街以及火車站,因為沒有特殊目的就沒有多作停留,不過從平溪橋到郵局的人行步道是個有趣的直線上升陡坡,沒有行人的時候,直攻上去挺有趣的。
    從平溪橋回到106縣道向十分寮前進,沿途可看見嶺腳瀑布,號稱平溪第二大瀑布,僅次於十分寮瀑布,以前曾經從嶺腳火車站走下去到瀑布邊,今天騎車,路邊遙望欣賞即可,因前幾天大雨,所以水量豐沛,氣勢磅礡。
    沿途僅停望古火車站,也是要過一個小橋,這個火車站不像菁桐、平溪、十分、嶺腳等有「車站」的建築物,僅有「月台」,另有一番風味,感覺還不錯。
   只不過有一件是要特別小心,就是車站前有兩隻「惡犬」,在我要離開過橋的時後逼近狂吠,兩面夾擊,作勢要攻擊本人,雖然俗話說「會叫的狗不會咬人」,但到底是「俗話」,不是「真理」,也未經驗證,還是小心一點好,因怕真的被追擊,不太敢騎快,但那兩隻狗真的是欺「人」太甚,一直逼近,令人火大,跳下車,大喝一聲,那兩隻狗嚇一跳,趕緊後退,看他們稍作收斂後,我又上車,那兩隻狗一看到我騎上車,馬上又追過來狂吠,而且比第一次更靠近,真是忍無可忍,又跳下車,大喝一聲在架上作勢要撿石頭丟他們,他們才撤退,再來,我不禁要讚嘆這兩隻狗真是聰明又了不起,當我再騎上車時,他們可能覺得我前面兩招不具威脅性,似乎想測試本人的斤兩,很有默契地再度衝過來狂吠,而且比前兩次更靠近,距離我的小腿大概僅30公分,隨時都有可能咬下去,亂恐怖的,真是很可惡,第三度跳下車,先大喝一聲,喝阻他們往前,再作勢要踹他們,將其逼退幾步(如果他們還不知好歹,不知進退,可能會真的被我踹下去,而我也有可能會被咬,然後回來找醫院打破傷風和狂犬病,兩敗俱傷),再蹲下撿起一個大概只有小拇指指節大的石頭(那是我所能撿到最大的石頭了)朝他們丟去,趁他們向後退,還愣住的時候,一個箭步跳上車,飛快離開現場,待那兩隻狗回神過來,想再追擊的時候為時已晚,只作勢追了幾步,吠個幾聲意思意思,掩飾一下他們被人耍的窘境。這次人狗三度對峙雖然驚險,但還抵不上之前有一次半夜在三重被7隻狗圍起來驚險,被到處亂晃的狗攻擊,真是騎單車潛在的一大風險啊,尤其是在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地方,如果被狗咬了,真的是欲哭無淚。
    如果背包夠大,真想帶一隻打狗棒隨行!


從106縣道上遙望嶺腳瀑布,幸好有遊客作對照,不然還真看不出其氣勢及規模



僅有月台的望古火車站,旁邊的木護欄以及座椅看得出來是新做的


    經過一番人狗大戰之後,繼續往十分前進,過了十分平交道,繼續往前,過了政達餐廳,找尋黃老闆說的雷達站入口,雖然可以看到雷達站,但卻不知入口在哪裡,沿途都沒有遇到人車,只有一戶人家在辦喪事,又不好意思打擾,繼續往前,發現一個叉路很像老闆所描述的,但又沒把握,繼續前進到106縣道70KM處肚子餓餓的因又開始下雨便折回,今天的雨都是一陣一陣的。回到十分火車站,在「大樹下」吃了米粉湯,順便問老闆娘雷達站的路,她描述與我看的岔路相同,確認之後,有機會再來試試看,因為依照地勢來看,應該是一個看流星雨以及日出的好地點。
    回程時走靜安吊橋,從吊橋上看到幾隻台灣藍鵲穿梭在橋下的竹林,平溪山區裡面應該還有不少的台灣藍鵲,因為我已經好幾次在平溪看到藍鵲的蹤影了。
    回程時本來要繞道東勢格出永定回家,東勢格裡面有一間廢棄的小學--平溪國小東勢分班,是近來北台灣最夯的螢火蟲點(其實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4、5月的螢火蟲季節,太陽下山後,點點螢火蟲便出現在路兩旁,很容易親近,重要的是,利用非假日最可以悠閒、不受干擾的欣賞。可是進入北43鄉道後,愈往裡面雨勢愈大,最後不得以退回106縣道,循原路回家。
    回到家快下午4點了,感覺腳好像要「鐵腿」了。


在十分老街巧遇火車經過,不過我不喜歡這種為觀光的新式車廂,以前充滿油煙味舊舊「藍寶寶」平快車車廂才有味道,換新車廂後,我就再沒搭過平溪線火車了。


靜安吊橋除了可以走人,也可以騎車過去,更重要的是--可以看到「藍鵲飛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